翻页   夜间
快眼小说网 > 仙道圣尊 > 第371章 问题非常严重 谁是奸细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快眼小说网] https://www.biqugej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挽尊垫着赤脚丫到处瞅一会,问:“刚才是谁喊的奸细?快到我面前来!”

  弟子们一个看一个,落到一位慌张的男弟子脸上,他显得十分尴尬,看看弟子们有何反应,才来到师父面前等待问话。

  “你知道你说什么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并用手指着身旁的堵一把,说:“他就是奸细!”

  “何以见得?你有证据吗?陷害他人也是要砍头的?”

  “师父;我敢用脑袋担保,他就是奸细!”

  师姑姑正欲问;堵一把瞪着双眼狠狠说:“你才是奸细!我又没杀你父母,抢占你的妻室,为何要陷害我?”

  问题发生了变化,现在变成两个奸细,究竟谁是真的?”

  挽尊盯着刚过来的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管事的!”

  “有这种名字吗?欺骗长辈也要杀头的!”

  “这名字是我姐姐取的。”

  姊姊奇怪问:“你们有父母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小仙童荷灵仙也很想听,盯着管事的说:“把你的情况介绍一下。”

  他认识小仙童荷灵仙是妃殿下,只是妃殿下不认识自己而已;知道问话必须回答;又想一想才说:“前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;五岁那年我才开始记事,陪伴在我身边的女人不知有多大岁数。她经常说:‘姐姐很幸苦!你要听话,不要动不动就梭在地下耍赖。咱们的爸爸被部落兵的箭射死了,妈妈又被人家抢走了,现在我俩相依为命。’”

  我总是用困惑的眼睛盯着她,问:“姐姐;那些部落兵为什么没把你抢走呢?”

  “傻弟弟,如果部落兵把姐姐抢走了,谁来照顾你和给你取名字呢?”

  “爸妈没给我取名字吗?”

  “没有,他们不识字,本想请八卦仙师来给你取;家里没钱,一拖再拖,直到爸爸不在了;妈妈又被人家抢走,还是没有名字。”

  “姐姐,你想给我取什么名字?”

  她想了又想:“家中要有一个管事的人多好呀!就给你取管事的这个名字吧?”

  大家听完,也不觉得奇怪,只是管事的瘦瘦精精的,头发散散披在肩后;长脸形,嘴上有淡淡青青的胡子;身穿部落装,看不出有多大岁来?

  挽尊盯着问:“多大了?”

  “今年刚满十八!”

  “我以前见过你吗?”

  “没有!我是后来的;那年我十六岁;姐姐被部落首领看中,带兵来抓;我和她藏在大岩石后面,被人家发现,姐姐让我赶快逃走,她却被抓住了,我在另一块大石头后面,亲眼看见姐姐被两个武装部落兵挟持着,喊又不敢喊,瞪着大眼盯着他们走到山后就看不见了;没其它办法,只好跟着别人来到这里。”

  “有几年了?”

  “两年。”

  姊姊还有印象;跟弟子们分手可是好几年了;不过,从他说的话可以肯定不是奸细。

  小仙童荷灵仙过来,悄悄对着姊姊的耳朵说:“不一定;他说的话未必是真的?有待于调查。”

  挽尊面对大家说:“你没事,可以走了!”

  小仙童荷灵仙十分困惑,把脚垫老高,还差一大截才能够到挽尊的耳朵;他却主动低着头听……

  “你怎么可以把他放走呢?应该找个地方关起来,等问题弄清再放也不迟。”

  挽尊又对小仙童荷灵仙说:“这叫放长线钓大鱼!让郝尚魁找人暗中盯着,岂不更好吗?”

  姊姊拉下脸了,紧紧盯着堵一把问:“你为何说人家是奸细?把你知道的,说来让大家听听?”

  刚才管事的故事大家都听见了,堵一把心有点虚,慌慌张张说:“我,我我……”

  “说不出来了吧?你的问题很严重,如实招来!”

  “咚”一声,跪在挽尊脚下喊:“师父;我冤枉呀!”

  “冤枉什么?是管事的陷害你吗?”

  “不不不!师父;我不是奸细!”

  “奸细是谁?老实交代!”

  “我、我不知道呀!”

  “来人!”挽尊第一次喊出威严的声音。

  喊声出去了,好半天不见人;小仙童荷灵仙不得不出来圆场;“王子有何吩咐?”

  “把他抓起来,关进营帐里,找人好好看管!”

  “是!”小仙童荷灵仙到处看一会,喊:“郝尚魁,你在哪?”

  从弟子中传来回应:“我在这儿?”

  “找几个人过来,执行师父的名令!”

  堵一把战战兢兢,身上的冷汗湿透了,心里有逃跑的打算。

  花龙女的龙头伸过来了,从嘴里说出一句话:“别想逃走;我张开大嘴等着,如果发现不对,一口把你吃掉!死得更快!”

  郝尚魁咋咋唬唬,一招手,过来四个弟子,将堵一把按住,押着进了自己的营帐……

  挽尊对着姊姊耳朵悄悄问:“下一步,怎么办?”

  “审理呀!一定要找出安插在弟子们中间的奸细!”

  “这么多弟子,如何查找呀?”

  “这事就交给我吧!”姊姊一招手,喊来七八个弟子,说:“跟我走!”

  一会来到营帐,吩咐弟子在门口看守;姊姊一个人进去;挽尊也想听一听,紧跟在身后……

  郝尚魁见师父和师母来了,主动让位;姊姊坐在案后;挽尊在一边旁听。

  这营帐是特别为郝尚魁搭建的,一进门直对面有一张宽大的案,后面配有宽大的榻,用于大将军指挥,虽然都是树筒做的,倒也大气,像大将军所在之地。

  案上什么也没有,姊姊现变一个惊堂木,长二十厘米,宽五厘米,高十厘米的长方体,轻轻敲一下案,却有很响的声音,顺便喊:”将堵一把带过来!“

  惊堂木的响声,将堵一把吓出一声冷汗,拼命嚎叫:“师姑姑——冤枉呀!”

  由两个身材高大、体魄强健的弟子,把堵一把押过来,活生生按在案前跪下,怒吼:“放老实点,当心扒掉你的皮!”

  “当”惊堂木重重敲一声,姊姊问:“你知道弟子中,还有谁是奸细?”

  “没有,没有呀!”堵一把战战兢兢低着头,不敢乱说话。

  挽尊实在看不下去,瞪着大眼睛怒吼:“师姑姑问什么?你就答什么?别说一些无用的东西!”

  “是是是,师父!”

  姊姊考虑很长时间问:“你是如何来到弟子中间的?”

  “禀师姑姑,我家里穷,吃了上顿无下顿,无法生存下去,才来到这里。”

  “共几个人?”

  “就两个;不不不,就我一个?”

  “还有一个呢?”

  “就我一个人!”

  “你究竟想隐瞒什么?把那个人的情况介绍一下。”

  “没有,真的没有;刚才说错了!”

  “你把师姑姑当什么了?心里没有两个人,不会说两个;他是谁?”

  “真的没有呀!是我说错了!”

  没等姊姊说话;挽尊的肺都快要气炸了,厉声喊:“来人,给我狠狠打!”

  郝尚魁慌慌张张指挥手下,过来一个,手里拿着树棒,长两米,圆直径约二十厘米,喊:“狠狠打!”

  身边押送的是两个体魄强健的男人,将他狠狠按在地下……

  堵一把面如土色,拼命嚎叫,风狂地喊:“冤枉呀!冤枉!”

  “咚”重重的一树棒敲下来,钻心的痛。没等喊出来,又是“咚咚咚”地使劲敲……

  堵一把痛得跳起来,又被按下去;身体忍受到了极限,挣命喊:“我不是奸细呀!”

  “停!”师姑姑敲一下惊堂木问:“谁是奸细?”

  堵一把半晌答不上来:挽尊气红了脸,怒吼:“使劲打,直到承认为止!”

  “咚,咚,咚……”越来越快,树棒越来越重,堵一把紧紧咬着牙关硬撑着,喊出三个字:“他是奸……“还差一个字尚未说出来,就晕过去了。

  郝尚魁命令:“快找水来,往上泼。”

  其中一个弟子,拿着木盆出去……

  姊姊十分困惑,目光落到郝尚魁的脸上问:“他刚才想说什么?”

  在场的弟子们面面相觑;郝尚魁不好回答,问:“兄弟们;你们也听见了,他想说什么?”

  其中一个弟子很勇敢,当着师姑姑的面解释:“他的意思,他是奸细!”

  “他是谁?”

  郝尚魁也想表现一下说:“可能就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!”

  “那人是谁?”

  半天也没人回答;弟子端着一木盆水进来,直接泼找堵一把伤口上……

  《仙道圣尊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,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