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快眼小说网 > 凤兄 > 第 61 章 第六十一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快眼小说网] https://www.biqugej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女君问:“瑾儿,你可知你那天在祭天台上拉开的,是什么弓?”

  灵瑾还没缓过神来,迷茫地摇摇头。

  女君缓缓说:“那一把,就是传说中的碎天弓。”

  灵瑾一怔。

  她有些茫然,但想到自己做的梦,竟觉得隐隐有了预感,故而在听到这个答案时,灵瑾居然不是太意外。

  但是,碎天弓,那是翼族的神器。

  在传说中,它仅可为天空神女一人所用。

  用碎天弓射箭,一箭便可将高山化为平地、平地化为幽谷。在无数创世故事里,都有天空神女使用碎天弓的身影,故而它被称作开天辟地之神弓,绝非虚言。

  这样一把神器,在翼族中的地位,自然非同寻常。

  灵瑾环顾四周。

  只见在场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里,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敬畏。

  灵瑾很不适应其他人这样的注视,难免有些不自在。

  女君注意到灵瑾的表情,就对其他人挥了挥手道:“你们都先出去吧,瑾儿现在看起来没事了,你们也好趁机休息休息。若是她之后再不舒服,我再叫你们。”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仙官们应道。

  他们鱼贯而出。

  能休息本是好事,但今日,这些仙官的表情竟都十分遗憾。

  他们一边离开,一边却还都注视着灵瑾,仿佛多看她一眼,就能多几分荣誉似的。

  终于,所有人都离开了。

  待屋中只剩下女君、大祭司、寻瑜和灵瑾一家四口,女君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  她问道:“乖女儿,这样舒服些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没有了夺人的注视,灵瑾立即觉得轻松多了。

  她疑惑地问:“娘,今日为什么这么多人在照看我?”

  女君道:“你不知道,这几日你昏迷不醒,前朝为了你的事已经吵疯了。

  “有人认为你天赋迥异,前途不可限量;

  “有人认为你能拉开碎天弓,是上天给予翼族的启示,你必定是个可以佑护翼族之人,数十年后,再到择君大典之时,应该破格让你以白雀之身,尝试继承君位;

  “还有人认为你必然是神女转世,应该将你供起来,看看还能展现什么神力。甚至连你身上的羽毛,都拿来说事了,说麻雀族生了白羽毛,说不定其实不是你父母混血的原因,或许是天生特异之象。”

  说到这个部分,女君有些哭笑不得,似乎她自己也觉得好笑。

  她说:“总之,所有人都觉得你必须要特殊照顾,时刻都要有人守着,含糊不得。”

  灵瑾听得懵了,她连忙纠正道:“我不是,我肯定不是神女转世。”

  女君轻抚她的后脑,问:“你怎么这么肯定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灵瑾刚醒,脑袋还有些雾蒙蒙的,一时没有立刻答上来。

  她想了想,才道:“我睡着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……”

  “梦?”

  “嗯。有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,将弓放在了我手里,说这把弓暂时借给我……”

  灵瑾说得恍恍惚惚。

  梦中的场景,就像处在云雾之中,一切都飘飘渺渺,难辨真假。

  但女君听了一半,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你觉得那个女人,是天空神女?”

  灵瑾点点头。

  女君稍作斟酌。

  她说:“梦中的事,很难说个虚实。不过你这个梦,与现实相照,倒确实奇异……我知道了,这些以后可以慢慢再考虑,你现在先好好养身子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灵瑾点点脑袋,乖巧地躺回枕头上。

  但说到这里,女君定了定神,又道:“不过,有一件事,我恐怕还是得尽早告诉你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灵瑾在枕头上歪头看母亲。

  女君道:“你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能使用碎天弓的人,且现在你现在年纪尚小,所以所有仙官一致认为,目前大学堂的普通教育已经满足不了你的需要。

  “他们打算在现有高级课业的基础上,再增设一等特级修业,会由目前凤凰城中最好的仙官亲自来教授,并且专门提供给你。”

  灵瑾心头一惊:“特级修业?专门用来教导我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女君拧了拧眉心,道:“我是觉得现在就考虑这些太着急了,但他们却很坚持,接下来恐怕还要不少麻烦事……”

  女君抱怨地叨了几句,又怜爱地抚着灵瑾的脑袋。

  她说:“不过细节还在商议中,等有进展、确定下来,我再跟你说。”

  *

  不久,女君与大祭司暂时离开、去处理政事了。

  而在灵瑾的主动要求下,那些陌生的大夫医官大多也都没有回来,好给她足够的空间、让她静养。

  于是,最后,灵瑾屋中只剩下一个以备不时需的女医官,和主动留下来的寻瑜。

  灵瑾身体还很虚弱,躺在床上醒醒睡睡,时不时做些光怪陆离的梦。

  当她又一次醒来时,只见天色已经暗了,屋内远处点了一盏暗灯。寻瑜坐在离她稍远的位置,借着那盏昏暗的灯光,正拿着本书,慢慢读着。

  今日,兄长始终没怎么理她,也没怎么说话,不像爹娘,对她说了许多嘘寒问暖的关心话。

  但是回过神来,灵瑾却发现他居然一直都在。

  灵瑾张开嘴,唤道:“哥哥。”

  她睡了太久,嗓子有些干哑。

  听到她的声音,兄长的凤目几乎立即就瞥了过来。

  他问:“怎么了?想喝水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寻瑜立即放下书,帮她倒了杯温水,走到床边,扶着她坐起来,然后将茶杯递到她手里。

  灵瑾拿起杯子,咕咚咕咚喝完,寻瑜立刻又给她补满一杯。

  喝了两杯水,灵瑾才问:“哥哥,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?不困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寻瑜凤眸往别处微微一瞥。

  他随口说:“没什么,反正没什么事干,也睡不着,不如待在这里盯着你。我在的话,爹娘会更安心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又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碍事?嫌烦的话,我回去好了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。”

  灵瑾捧着茶杯,对寻瑜浅浅一笑。

  “哥哥留在这里,我也觉得很安心。”

  寻瑜:“……”

  寻瑜没说话,只是又给她倒了杯水。

  灵瑾喝了水,有些担心道:“不过,我房间里没有别的可以睡觉的地方了,哥哥你守在这里,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  寻瑜道:“无所谓,一夜而已,不睡就是了。”

  灵瑾说:“如果还像小时候那样就好了,我们可以睡在一张床上,哥哥就可以和我一起睡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灵瑾这句话本是无心之言,可是她话音刚落,寻瑜的面颊却迅速地红了起来,颜色浓得醒目。

  他结巴道:“别、别说傻话,男女有别,我们又是兄妹,怎么一起睡。”

  灵瑾不解:“哥哥你忘了?小时候,我不是经常会跑到你房间去,然后有时候留得比较晚,就干脆……”

  “别、别说了。”

  寻瑜无措。

  他粗暴地将灵瑾手上的茶杯拿回来,要给她捂上被子、让她睡觉,他不自在地说:“小时候不懂事,现在我们都大了,莫要再将这些话当作戏言说出来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灵瑾眨巴着眼睛。

  但寻瑜帮她盖被子的时候,灵瑾看到他的袖子翻起来,露出里面包扎着的伤布。

  灵瑾“啊”了一声,下意识地抓住兄长的手。

  她说:“哥哥,你也受伤了。”

  寻瑜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,道:“嗯。只是那龙甩尾的时候,被尾风扫到了一点,不大碍事。”

  灵瑾却心疼万分。

  她当时也是被龙尾的风拍到,才会从空中跌落到地上,她知道那时的情况多么凶险,就算兄长说得再怎么云淡风轻,实际上也是很可怕的。

  更何况,被她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,兄长手腕上包着伤布,不意味着其他地方就没有伤了。

  她握着兄长的手,担心地问:“是不是很疼?”

  兄长眉头一皱,抬手就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  “你还有空管我,自己也不看看自己多少伤。”

  寻瑜没好气地道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我送你回来的时候,医官赶我出去,因为你伤重到非得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灵瑾一双乌眸好奇地看着他。

  可是寻瑜一滞,没有说下去,反而别开了头,淡淡道:“算了,没什么,反正你好好静养就是,我会在旁边守着。”

  兄长的语调一下子清冷下去,但不知是不是灵瑾的错觉,她觉得他脸色好像更红了。

  灵瑾坐在床上,望着兄长别扭的脸色,有些茫然。

  不过,夜色已深,灵瑾现在的确没有多少力气,喝过水,她就乖乖躺回床上,继续休息养伤。

  寻瑜就坐在她的桌子边,只一盏小灯幽幽亮着,他坐在那里安静地看书。

  灵瑾没有那么快睡着。

  她睁开眼,在帘帐之后,忽然开口道:“哥哥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与灵弓初次共振的时候,灵弓会跟你说话吗?”

  这句话一出,寻瑜当即将书下到桌上,发出“咯”的一声。

  “不会。”

  他说。

  寻瑜只是一顿的功夫,就反应过来:“――当时,碎天弓跟你说话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灵瑾应道。

  “我拉开它之前,能够听到一个人声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样的人声?”

  “一个男人的声音。他问我,我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拉弓。我回答他,现在有一条黑龙肆虐,会让很多人牺牲,我没有更多时间了,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开弓。然后……那把很沉的弓,在此之前一直拉不开,可再那之后,忽然就能拉开了。”

  当时的记忆,灵瑾如今回想起来,还觉得十分混乱。

  她那时每一根精神的弦都绷到了最紧,整个人就像满弓的箭,因此那些记忆分外清晰地倒映在她脑海中,可现在回忆,却觉得都不像真的。

  她问:“哥哥,你说那个声音,算是什么?”

  寻瑜听得怔怔的。

  良久,他才慢慢吐出两个字来:“……弓灵?”

  “弓灵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寻瑜慢慢地道。

  “有弓匠和弓手都相信,强大的弓存在自己的意志,所以会自己挑选主人。不过,按照竹依上君的说法,灵弓能否完成灵气共振,主要还是在于两者本身的灵气是否匹配,是一个客观现象。而且,在现实中,能够直接说话沟通的弓,的确闻所未闻……不过,碎天弓毕竟是上古以来从未有人能够使用的神器,与一般的弓,或许确实有所不同。”

  灵瑾颔首。

  兄长说得这些,她其实也知道,但毕竟是第一次遇到的事,总想找人商量。

  她说:“这么一说,碎天弓那个声音,和传说中的弓灵也不算完全相同。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称呼,就叫他弓灵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寻瑜轻轻应了一声。

  但灵瑾所说的话,却令他眉间轻轻一蹙,若有所想。

  *

  灵瑾一连修养了好几日。

  待她有所好转以后,小龙女便专程过来看望她,同时也是来与灵瑾道别。

  灵瑾这几天,已经从父母兄长口中得知了黑龙的来历和目前的情况。

  因此,她一见小龙女,便担忧地问:“阿月,水族那边情况还好吧?龙三皇子还好吗?小黑龙如何了?”

  小龙女坐在灵瑾身边,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:“我已经传信给了家中的父兄,得知龙神现世,兄长们都很震惊,但父亲意外得没有太大反应。水族关于怎么处理这个龙神正在大吵特吵,好在要带他回水国的想法是一致的。现在家中都已经准备好了,我打算先将神龙接回去再说。

  “我三哥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昨天还念叨了我一个时辰,不用担心他。

  “至于小龙神……”

  说到小黑龙,小龙女声音变轻,露出略带忧虑的神情。

  她顿了顿,才说:“龙神毕竟是水族的神使,我们不想对他太过怠慢,所以先跟女君借了个宫殿安置他。

  “这几天,他醒来过两次。第一次时,他气息奄奄,只是趴在地上,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所有人,东西多少吃了点,还算听话;但第二次,他恢复了一点力气,然后奋力地攻击了好几个水族护卫,动作非常凶暴,几乎招招致命。好在护卫们都有所戒备,且他现在没有服用那种增强力量的药,又受了重伤,不算难办。以我三哥的修为,控制现在的小龙神已经没问题了,所以后来他过去处理了一下,就将他制服了。

  “不过,小龙神好像很怕光,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光线,会下意识地回避光线明亮的地方。另外,他对所有人都怀着很重的仇恨意识,几乎任何人靠近他他都会攻击。

  小龙女说着说着,金色的瞳眸中闪烁出对小黑龙的怜悯和关切。

  她说:“小龙神现在性情如此暴戾蛮横,想来是多年被囚.禁在黑暗中所致。他在不正常的环境中待的时间太长了,现在即使有人对他表达友善,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、不知道该所什么反应。但这并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太害怕,太不知所措,善意在他过去的生命中,从来没有经历过。”

  这样的情况,听起来很不好办。

  虽然小龙女对那小黑龙抱有同情,但灵瑾听完,却不免有些担心。

  她问:“那这样将小黑龙带回去以后,你打算怎么办?如果他一直恢复不了正常,对水族而言,应该会是大麻烦吧。”

  小龙女一时没有回答,很显然,她对将来的情况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  最后,她轻轻叹息,说:“我打算将他当作一个无知孩童一样教导,慢慢引导。龙神善于学习,亦善于思辨,我想,总有一天,他能有机会恢复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小龙女慢慢挺直了腰背,语气认真:“我相信水族的神使,相信神使定不会那么轻易屈服。只要给他正常成长的机会,他就能恢复成真正的龙神。”

  灵瑾不知该说什么,便伸出手,握住小龙女的掌心,以此作为鼓励。

  小龙女对她一笑。

  然后,小龙女起身,隆重道:“所以,我今日其实还是过来和你告别的。

  “现在水族与翼族已经结契成功,龙神的情况又不好,我想尽快回到水族去。”

  她真诚地道:“灵瑾,这次能真正与你见面,我觉得很荣幸。只遗憾时间有限,变故又太多,没能与你多说一些话,但等回去以后,我还会写信给你的。”

  “我也是,很高兴能与你相见。”

  灵瑾立即说。

  她真诚地道: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们再见面吧。”

  小龙女笑着答应:“好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到时候,换我邀你来水国看看。”

  *

  同一时间。

  “师父。”

  药庐中,临渊已带着病躯从榻上爬起来,拖着无力的腿,郑重地在望梅先生面前跪下。他伏下.身,将自己的额头碰在冰冷的地面上,对望梅先生重重磕了头。

  他道:“弟子……弟子马上就要去水国了。听公主说,师父其实早就猜出弟子的来路,这么多年来,弟子欺骗了师父,愧对师父教导,更不配做师父的弟子。所以,临别之前,我想再向师父谢一次罪。”

  说着,临渊又重重地磕了一下头,他的眼眶通红,面有愧色。

  他将身体伏到极低,不敢直视望梅先生的脸。

  然而,望梅先生的神情却很淡然。

  她微笑地望着临渊,手杖拄在地上。然后,她慢慢弯身,将手放在临渊的脑袋上,像他儿时那样,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。

  望梅先生悠然地道:“一转眼,你都长这么大了。还记得小时候,你明明对什么都很好奇,明明什么都想知道,却硬绷着脸,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怕稍有不慎,就泄了痕迹。”

  临渊:“……”

  临渊抿紧嘴唇,一时间百味交杂。

  望梅先生眯着眸笑了,她说:“但现在,你终于自由了。不要执着于眼前,也不要执着于自己的身份,去吧,去看看这个世界,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,用你自己的耳朵去听,去接纳所有美好的东西,去寻找你自己的答案。”

  说着,她慢慢收回了手,拄着拐杖,慈爱地望着临渊,然后说:

  “总有一天,你会找到自己的方向的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